「十五歲那年,她上了我的身體,一待將近二十年,只為了超渡,她說,死時五十五歲,名字叫吳顧宜…,在送靈催眠師的面前,她藉著我的身體一邊踱步、一邊哭泣,我心頭湧起一陣酸,她似乎有冤屈卻說不出口…。」

撰文者:楊久瑩、王譽寰〈筆名,堅不曝光〉


頭一次跟大家透露身邊的鬼事!

譽寰是我小姑,跟我住在一起,是一位相當單純、個性有點中性的女孩,如果不是她讓我大開眼界,像我這樣鐵齒的人,還真難讓我相信一些看似荒誕的鬼故事;相較於我的小姑,我只能打這樣的比喻,我跟鬼同極相斥,她跟鬼還真是異極相吸〈頻率相近〉。

曾經看過一本書叫〈二十四個比利〉,我覺得我小姑的遭遇比主角比利精彩多了,應該寫本書叫〈九十九個譽寰〉,她和陰陽眼不同,她屬於那種頻率跟宇宙間的好朋友接近的體質,一起心動念就很容易就被附身,而且她愈怕、感應就愈多,附在她身上的亡靈無法計數,以致於她性格常因附身靈的不同改變,就像二十四個比利,會出現二十四種性格。

有一陣子,她接連一星期在家吃辣椒粉,連吃餅乾蛋糕都要配辣椒〈很扯,平常幾乎不曾見她吃辣,她自己也搞不清怎麼回事〉,經過催眠及送靈過程,才知道,她被一個愛吃辣的湖南老太婆附身。

又有一陣子,平日安靜的她突然變得脾氣火爆浮燥,我猜想她又被附身了,果然,附在她身上的是個被暗殺後心有不甘的亡靈,那傢伙死前是男的,不願回到靈界,堅持留在人間找機會報仇,但在人世間游蕩了五十年仍苦無機會,靈魂常年棲息樹上痛苦不堪,於是決定附在我小姑的身體棲息,找機會回到靈界。

小姑不只和鬼魂頻道相近,連動物靈都會跟上她,有一次透過催眠,我親眼看到她臉上那奇怪異常的扭曲表情,特別是動物靈透過她嘴巴講話時發出的各種聲音,真的叫人嘆為觀止,可惜沒有錄影〈其實,我小姑平日的個性內向,我保證她絕對裝不出這些怪異的表情與聲音〉。

往後的日子裏,曾經有住在附近被火燒死亡的一群流浪鬼附上譽寰的身體,他們竟然知道,再不附身就沒機會回靈界〈那是小姑跟我最後一次去找催眠師吳柄松處理靈〉,於是聞風群來。

最特別的要算是附身在譽寰身上的高靈劉義仁,他曾因為不甘心老婆跟別人跑,想不開自殺,有一天小姑經過師大路,正好停留在他的靈魂駐足的那棵樹前,被他給附身,由於劉義仁過去曾有不錯的修行,這一世卻因為想不開一時鑄下大錯,又沒能及時跟著守護靈回到靈界,於是在人間漂流許久,藉著他累世不錯的修行,他透露了一些靈界的事讓我們知道,還不忘叮嚀我少買幾件衣服,如今,每次只要心癢、想多買幾件新衣服,就會想起這位高靈的提醒,自動收斂些。

我相信鬼真有小神通,就在我陸續採訪這類靈異新聞、接觸到一些特殊人士後,小姑被附身的機率突然變多了,特別是去到海邊或看到某棵大樹,她就很容易被鬼附上身,經常在被附身的那一刻會差點跌一跤,或真的跌倒〈小姑說,上身時,多半都是從她身體最脆弱的腰上來〉,那些後來才附身的好朋友似乎知道,一旦附在我小姑身上,就有機會透過我找到大師,帶他們回到靈界去,這讓我既好奇又緊張,被鬼附身其實並非好事,對小姑的生活及身體經常造成困擾。

還曾有一位很兇的鬼,附在譽寰的身上,居然笑我小姑是男人婆,不夠溫柔,被送回靈界前,他則說會報答譽寰,讓她以後被鬼附身時,不會跌倒,讓在場的眾人笑翻了。

下一篇內容,除了有我小姑被附身的親筆記錄,還有我貼身採訪的觀察,只為了告訴大家,別鐵齒,眼睛看不見的東西不見得不存在,鬼朋友真的就在我們身邊,只是絕大部分的人﹁體質正常﹂無法感受!

 

註:過去,小姑喜歡跟著朋友亂跑宮廟,最近,小姑已聽從一些老師及修行不錯的朋友建議,不再亂跑,同時盡量避免胡思亂想或起心動念,果然,身上已較少有想超渡的亡靈附身跟她回家。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