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文章轉載自人為善 福雖未至 但禍已遠離

感謝提供!!


******************************************
激突

所有人擠進大寢後頓時傻眼,眼前這隻發狂的野獸是那個了不起的阿明?
"GET!!!OUT!!!!!GET!OUT!!!!!!!!!FXUK!!!!X你娘!!!"
"SXIT!!!FXCK!!!!FXCK!!!!!!!!"
"磅!!!!!"
阿明參雜著中英髒話,一面把拳頭往內務櫃砸。鐵製的內務櫃被砸西八爛,他的拳頭也被砸到血花四濺。破損空軍的白內衣沾染了紅色的斑點跟灰黑的塵土,看起來倒像紅色的迷彩裝。
遇到這個情況二話不說馬上叫兩個阿菜上去壓制他,但無奈阿明這時看起來太兇狠,竟是現場沒一個人敢動。
"X!王X蛋!小蔡!去叫鬼哥來!
下面叫不動只好找上面來處理,老子一個月才領國家6000塊,沒必要親上火線,找個錢領多點的義務役士官來還比較有道理。
我們就在寢外看著阿明的暴力秀,一邊等著隊上最老最兇狠人稱鬼王達的鬼哥來。
據說當時鬼哥是用百米七秒的速度從安官室衝來,但看到鬼哥臉不紅氣不喘,大搖大擺走上來的樣子實在很難想像他的百米七秒是怎麼樣的一個速度。到現場後也沒人跟他解釋情況,只見他走進寢室,拿著安官棍就往阿明身上敲"
"X你娘!X你娘!你裝中邪是吧?我X你娘!我X你娘"
"坳嗚~坳嗚"
不誇張原本飆焊的阿明當下真的像是被踹到的小狗發出哀叫聲,縮在床角顫抖。
"X的!一群死阿菜!連人真瘋假瘋都看不出來"
(鬼哥~你真的有看嗎?)
只見鬼哥拿著警棍指著阿明(同時阿明真的抖了一下)。
"死阿菜!你想裝瘋沒關係,你X媽的再敢給我亂砸東西就知道"
語畢鬼哥又往床角踹了一下(阿明又抖了一下)
"沒事啦~睡覺啦~不想午睡啊~X你娘要不要中午來出個刺槍術啊!X!全都給我躺平,誰再妨礙老子午睡試試看,要是再有阿菜敢中午不睡覺亂砸東西的就給我試試看!X"
事實證明,小郭早上沒去打擾鬼哥睡覺真的是正確到不行的選擇。
雖然鬼哥下了全體躺平的命令,但這個時候誰睡得著。旁邊還有隻哀哀叫的阿明。所有人躺在床上睜大眼睛,除了阿明的哀叫聲,可以說是一片死寂。
壓力慢慢在寢室裡累積,時間如半乾的南亞水泥彷彿在流動也彷彿在凝固,這樣下去不待午休時間結束,所有人都會吐血身亡了。
身為老鳥,看來似乎有必要改變這個情況,我起身往吸菸室走去。不出所料屁股還沒坐下,整寢20幾個人都塞爆兩坪不大的吸菸室。
"學長!學長!剛阿明是怎麼了!"
"真中邪了嗎?"
"DESW學長說阿明被鐮刀老伯附身了"
"你有沒有看到他手上的血~肯定不是裝的啦"
"聽說小蔡昨天也看到鐮刀老伯了"
"怎麼可能!"
"小郭早上說他看到鐮刀老伯跟在阿明背後"
"聽說阿明早上跑去爬那顆傳說之樹"
"DESW學長親眼看到鐮刀老伯跳到阿明頭上"
雖然不知道我什麼時候親眼看到鐮刀老伯跳到阿明頭上,但一根菸還沒完大致上整件事情已經被"釐清"了。
"X的!幹我屁事!我什麼時候看到鐮刀老伯跳到阿明頭上"
"可是小郭說..."
"X你媽!小郭你給我出來"
"學長!我..我沒有..."
"沒你X!妳們這群傢伙過太爽是不是,全部給我到中山室拉正"
"刀!刀!刀!我刀你老X"
"要真的被老伯上身會被鬼哥打成那樣啊!"
我話是說得很合理,但我想其他人心裡大概跟我想著同樣的事,
就算真的被附身,遇上鬼哥也是要被打趴吧?
沒錯!全新竹空軍基地油料作業組最最老最兇狠人稱鬼王達的鬼哥,要說他有隨手打趴一兩個孤魂野鬼的實力,也沒有人會懷疑。因為現在的他就是這麼老這麼凶狠。
沒當過兵的人可能很難理解,平平都是人,為什麼新兵會那麼怕老兵。但在軍隊裡的確存在一種無關背景、智慧、力量、速度、外貌的實力,叫作%數。雖然說%數跟入伍日期的早晚的確有相對的關係,但卻不是絕對的。軍隊裡多的是很沒%的老兵跟很有%的新兵。
而鬼哥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有%。聽說他是獨身一個人來到這個單位,剛來時獨自面對一大群同樣窮兇極惡的學長,也曾被逼到一度想自殺,但挺過來的回報就是他現在的%數。可以讓他半夜睡不著不去玩新兵,跑去拉正士官的%數;可以因為憲兵隊的老兵在加油站附近打手機,結果可以讓憲兵隊斷油兩個月的%數。關於鬼哥的傳說已經太多了,這次事件只是讓他的傳說多添一筆,海扁鐮刀老伯,讓鬼神辟易的%數。
所以說單從阿明被鬼哥打趴這件事,並無損阿明被附身的可能性。對我們來說,只是一個不太帶%的鐮刀老伯,被超帶%的鬼哥打趴而已。但真的讓我相信阿明真的被附身的是午休結束後,小蔡偷偷跑來跟我說...
"學長~我真的看到了"
"看~看~看你老x啦~鬼哥都說是假的了~它x的就是假的"
"不是這樣~學長"
小蔡的眼神變得十分嚴肅,不像吸菸室那群人,眼神充滿了祭典時的狂熱。這不是事不關己看熱鬧的眼神。
"我小的時候看得那個"
"然後?"
"只是越大又越看不到了"
"然後?"
"雖然現在已經機乎看不到了,但只要有那個東西在,我就會感覺到"
"x你媽~那個地方不死人,那個地方沒有飄,那你不就感覺不完了?"
"學長!如果沒有很強的意念!沒有能力干涉到陽間事物的髒東西!我是感覺不到的!"
這時小蔡的眼神充滿了被否認的憤怒,不管是真是假。他並不打算騙我,我已經感覺到了。
"然後?"
"我一踏進空軍基地就知道這有隻很強的髒東西..."
"然後!"
"而那隻髒東西還在我們作業組!!"
"然後!!"
"剛剛在鬼哥海扁阿明時我看到有個戴斗笠的老伯在寢室裡!!!!!!"
"x你娘!!!"

未完待續...

******************************************

現正大好評熱映中!! 啥? 還沒看過?
先看預告~ 然後快去電影院!!!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