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QA.jpg

【導演Q&A】

一)在「激情」與「創作」之間,可可香奈兒與史特拉汶斯基

導演這是一段不斷企圖壓抑的戀情,滋生在他們倆之間的愛苗早已茁壯超越任何時間與空間,誰也無法抑制這段禁忌的愛。他們對雙方所燃燒的激情,完全無法控制,史特拉汶斯基全家搬來香奈兒的別墅後,愛苗更一發不可收拾。對史特拉汶斯基的妻子-凱薩琳來說,從無意撇見到直接目擊丈夫對她的不忠,到最後被肺結核纏身苟延殘喘躺在床上,聽到穿過牆壁透過來的一切的聲響,讓她不斷的感受到這屋子中所傳來被丈夫背叛的氣氛,直至死亡。也由於這樣複雜掙扎的局面,更加讓這兩位藝術家無法控制他們對雙方肉體的吸引力。

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如何表達詮釋關於這兩個角色對20世紀所帶來的「創新」與經歷革命去轉變挑戰舊有的傳統文化。史特拉汶斯基的經典作品《春之祭》的首演,現場的觀眾由於這部作品的徹底反傳統性而極其不滿,幾乎在劇場內釀成一場暴動,他在這部芭蕾舞作品當中呈現出他想解放傳統音樂的精神,也挑戰了在場所有觀眾的聽覺與視覺極限。《春之祭》是一部讚揚生命、歌頌大自然所帶來的一切色彩與原始力量的作品。我極其有幸能為世人帶來這個偉大音樂家的故事。

至於可可香奈兒,她所創造的新的女性穿衣時尚風格代表著對女性們的解放,也開創了女性自主革命的時代,一個簡潔現代的風格。香奈兒創新的時尚簡單舒適風格,褪去了女性的傳統盛裝華麗蓬蓬裙,以及再配上幾乎要勒死女性的馬甲衣,這簡單的風格拯救了20世紀的女性。可可.香奈兒不只是一個時尚設計師,這個創新的藝術家為女性開啟了除了柔弱的另一面,女人可以反抗、也可以是堅強獨立的女性!一種新的音樂、一種新概念的時尚風格,可可香奈兒和伊戈爾史特拉汶斯基都是一樣的:他們皆是20世紀的革命改革先鋒。

----------------------------------

photo_史特拉汶斯基-春之祭.1

二)重建1913年的《春之祭》首演會

導演如何重建恢復《春之祭》當時首演的場景,是這部電影最重要的一場戲。我當初的設定是希望這段序曲將形成一切鮮明的對比,它拉起了故事的序幕與閉幕,我們從這裡見到他們戀情在這裡開始並且創造了這個傳奇的芭蕾舞曲。充滿強烈對比顏色的戲服藉以來慶祝生命的慶典,也像是面鏡子在凸顯香奈兒堅持兩個強烈顏色對比(如:黑白)的時尚美學。

這場《春之祭》的表演,是一場完全真正在表演的現場,包括了臨時演員、喧鬧暴動者、舞蹈家、音樂家,它複雜組成的成員讓這場戲充滿了挑戰性。有些部分是在為戲特別搭建的攝影棚中拍攝,有些部分則在巴黎香榭麗舍大街的劇院中拍攝(註1),這一切為的是完整的呈現它的真實性。這個重建的工作無疑對我來說是最複雜困難的,我想真實的營造出當時這件發生在市中心引起觀眾暴動的事件,以及讓史特拉汶斯基可同時看到所有的情況,在舞台上、穿著戲服的表演者、在觀眾席、後台等等突發預料不到的狀況等等。攝影機將快速的帶著觀眾飛躍大廳,透過拉長的鏡頭、中鏡頭、特寫等接二連三的鏡頭,讓正在觀賞這部電影的觀眾也可以讓自己的感官完全的沉浸在當時的這個事件裡,一個真正讓你喘不過氣來的爆炸場景!

在《春之祭》首演會之後的場景,則是讓攝影機的移動的很緩慢,有時你可能完全感受不到它的移動。我們希望觀眾完全忘記攝影機正在拍攝他們,讓鏡頭與電影中的角色保持最近的距離,電影中也採用完全自然的光線,這不是為了做什麼樣特別的效果,這是一種風格。一種最純粹的電影的語言,讓電影中的主角與場景融洽的合為一體。

這種打破舊有傳統的藝術性的野心計畫將提供更多層次的表演,這也是我為什麼想拍攝這部電影的原因,這部電影無疑地將會比我之前所拍攝的作品帶來更多的「經典」,一種絕對的反抗,但我相信,它也是種嶄新的原創。

註1:1913年《春之祭》的首演會即在此劇院中表演。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