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的夏天】,是一部值得期待的紀錄片,在座談會上導演用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就可以讓人動容落淚,可想而知這部片的張力有多大。這幾年紀錄片有一個有趣的現象,都是以小孩為議題,(【翻滾吧!男孩】【大象男孩機器女孩】)可能是商業媒體操作的力量,也可能是孩子的感染力大,你會因為一些童言童語而會心一笑,會因為孩子遭遇而有更大的同情,會因為他們是國家的棟樑而有更深的體悟。

【奇蹟的夏天】就是這樣一部片,它敘述著在花蓮的美崙國中,一群原住民小孩所組成的足球隊拿下全亞洲的冠軍,這件值得讓人高興的事情,另一層要探討的是,在世足熱遍及台灣的當下,他們卻沒有受到比較好的資源,這群原住民小孩除了踢球,會的也只是踢球而已,畢業之後,能做什麼呢?他們說:就去做板模工人呀~,可是他們不知道現在的板模工人都是外勞在做的。這群孩子有共同的目標,共同的夢想,一定要拿下冠軍,因為拿到冠軍,就可升學加分、就可以拿到獎學金付下個學期的學費、就可以榮耀部落裡的媽媽,因為拿到冠軍,就可以送給今年要結婚的老師,拿獎盃作為禮物。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原因,但他們只知道一個目標,一定要拿到冠軍。足球是一個團體的運動,它不像網球,一個人就可以成功的,它需要長時間的訓練、默契的培養,它需要時間的累積與成長,如果他們畢業後,沒有有效的政策與資源來輔助,他們一定會被拆開來,足球隊就因此而解散了。在他們的心裡,沒有個人,因為大家都是一體的。

 十五歲,是一個青春的年紀,應該是一個充滿歡笑的年紀,但大多數的小孩,這段時間是在補習班度過的,因為他們有升學的壓力,因為大人教他們要好好唸書,考到好的學校,這樣以後才有好的工作,好的將來。回想自己十五歲的年紀在做什麼?如果可以再重來,我希望自己的十五歲是可以充滿歡笑的,是可以知道自己想要什麼,而非大人來決定我要什麼。看著【奇蹟的夏天】裡頭的男孩,踢足球時的燦爛笑顏,真的那種陽光般專注的笑容,是在都市裡的小孩所沒有的,光是看看十幾分鐘的預告短片,就被感動。

杜篤之說:「紀錄片可以達到我們都沒有想到過的高度。」 

【奇蹟的夏天】是台灣影史上宣傳製作規模最大的紀錄片,全台灣的戲院都有上映,捷運、西門町大看板、電視廣告等等,操作方式完全以國片電影來操作,這是因為山水電影公司的前瞻與勇敢,希望可以為台灣的紀錄片市場,創下更新的標的。當然拍紀錄片決不是為了票房收入而已,決不是為了賺大錢,這在過往紀錄片與商業之間的本質是相互矛盾的,如果這是一件「對」的事情,因為這部紀錄片上映,讓更多人看到,讓更多人了解台灣對於體育的不重視,對於原住民教育的不對等,讓原本用單一思考去教育小孩的方式有所改變,讓文化政策有所改變,讓政府重視,讓國人珍惜,那這樣紀錄片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楊力州導演說:「我們大家都在做一個夢!」

是的,我想這是每個紀錄片工作者都所曾經有過的夢,不管時間的洗滌,商業機制的沖淡,【奇蹟的夏天】是可以重新再提醒我們──那個曾經有過的夢想,因為他們把票房的部分收入捐給原住民兒童助學計劃,甚至捐出每張電影票的五塊錢,給花蓮美侖國中的足球隊,讓他們得以繼續延續下去。沒錯,我們不知道未來票房會有多少,影響會有多深,但我相信這是第一步,紀錄片是有它的存在價值與意義的。

【奇蹟的夏天】喚醒我們的夢,進電影院吧!!

 /徐亞鈴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