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萊夫人》帕斯卡費宏導演的前作大展至昨日已告一段落~
很感謝來捧場的觀眾朋友們哦 !!
而且
還有人對週一播放的
《死神交易》超有感覺~

在這邊就分享一下這篇好文
感謝這位朋友哦(轉載原文出處請點這裡




吉本芭娜娜沒說的事。《死神交易》電影觀後感

……(前略) 
 

  睡眠和死亡有何不同?有的,睡著會打呼,死掉不會,但會發臭、腐敗、長蛆、最終消失於虛無之中。並被健忘的人類所遺忘。或者,不遺忘。而死亡所帶來的虛無和消失有何不同?這是《死神交易》裡的9歲男孩嘉寶丟給黑暗中的我的問題。不知是資質駑鈍,或是我漏看了影片中遺留下來的蛛絲馬跡,雖在觀影當中思考許久,遲遲未能想通此間微妙差異。

  或許我該如同嘉寶同齡友伴的父母所警戒他小孩的那樣:「不要接近嘉寶?」「為什麼?」「因為他太早熟。」是的,嘉寶是個早熟又敏感固執的法國9歲小男孩,然而,他也是個哲人,不折不扣的。而圍繞在他身旁的父母、警察、同齡友伴的親戚家人,以至於整個世界社會,卻都幼稚行事的如此世故練達,或者,有時我們需反過來說:「世故練達通常是一種未經深思的膚淺幼稚行為。」遵循的只是世界特定份子使用巧妙詐術架構而成的社會規範。未經思考,亦無能反抗。

  嘉寶的哲學問題與孤獨,是由他最好的、從不哭泣、從不驚慌的死黨玩伴(並且曾拯救了溺水的他一命)重病死亡而開始的。

  每日遊盪於沙灘的嘉寶,喜歡戴著鮮紅的帽子,成為海天一線之間怵目驚心的一點紅色。9歲的他有個秘密碉堡,藏在鐵鍊圍柵起來杳無人跡的荒僻野林之間,藏在懸掛著「DANGER」鐵牌的威嚇語言之後。跨過鐵鍊,下到通往碉堡的地穴,他曾兩次邀約唯一的那個同齡友伴前往碉堡,參見他秘密組織的老大哥,以及老大哥在那裡所收留的漸被世人遺忘的死人靈魂們。

  然而,那個害怕的小男孩友伴,扔下他的網球拍與嘉寶,迅速逃離。千辛萬苦撿回球拍的嘉寶,爬上地穴、重回天色已然暗黑的世界後,被等待已久的警察擒拿,送回家中。在家中等待他的則是大吼過:「反正這家中沒有任何人快樂」的神經質父母一雙。嘉寶堅未吐實心聲,一如他父親那時脅迫嘉寶帶其前往秘密碉堡時,嘉寶的反應一樣:他拒絕。「你再這麼固執,小心一輩子孤單!」行動失敗的年輕父親在離開碉堡的回程車中,語出恫赫。只因為他失敗。如此世故於故作權威的青澀父母親,不是嗎?「我不怕孤獨一個人。」9歲的嘉寶說,失去好友的9歲嘉寶說,失去好友尋求不投緣的同齡友伴一同前往他秘密碉堡,卻被拋棄的9歲嘉寶說。

  「那些靈魂,快被世界上原本記得他們的人全部遺忘,但是,沒關係,老大哥會收留他們,把他們聚在同一個房間裡。」如今,世界變化的如此快速,我們對變化如此習以為常,而變化帶來的附加價值,則是迅速的遺忘,然後消失,然後全部終歸虛無。虛無的人生,這就是嘉寶要告訴我們的最終答案嗎?

  9歲的法國小男孩嘉寶說的和倫敦美學評論家約翰伯格所言如此相似:「歷史過去曾對死亡充滿敬意,並持續地推崇所有短暫的事物。墳墓是這類敬重的一個目標。……18世紀時,歷史變遷的速度開始加快,使得歷史演化的原理誕生。那種歷史不再流動的想法,逐漸被整合到歷史時間的概念裡。……達爾文則以歷史角度書寫每一個物種的起源。

  在此同時,藉由積極的輸出帝國主義與無產階級化,導致其他地區所擁有的其他各種時間習俗文化、生活方式,以及工作型態等,都被摧毀消滅。整夜運作的工廠,象徵了一種毫不停歇,相同一致、毫無悔意的勝利。…….時至今日,每個人週遭的變遷速度,已遠快於自己生命的短暫歷程。所謂的永恆感已經被徹底罷黜,歷史本身也變得朝生暮死、瞬息萬變。歷史不再重視已逝者,他們變成只是被歷史穿越的一群人。

  ……再也沒有被眾人公認,比人的一生還要長久的價值存在世間,大部分的價值觀如今都比人生在世還要短暫。全球性的通貨膨脹,史無前例的、變化無常的現代經濟,可說是這現象的徵候之一。」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