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麗葉畢諾許Q&A】

Q1 談談你的角色。
茱:艾莉絲,她有三個孩子,獨居,是一個社會工作者,有個弟弟皮耶。她每天都面臨著巴黎現實摩擦的那一面,這並不容易。她在與一個永久的桎梏爭鬥,而漸漸進入以皮耶為主的故事中。

Q2 你還記得在你拍攝李歐卡霍的《壞痞子》時的席德利克拉皮許嗎?
茱:記得。那段時光挺好的。我們花了一整個下午在一起,因為我要丟一些紙出去窗外,然後他要用某種空氣壓縮槍把紙吹到某個定點上。所以我們花了點時間在一起。我記得他,因為他很可愛,有點害羞的感覺。

Q3 他現在是怎麼樣的導演?
茱:我遇過一些導演,他們總是追求驚奇,需要能夠掌控全場。但他不同,我經常看到他在思考,也有幸看到他對一些誇張情感效果的取捨。

Q4 有演員提到,席德利克是最‘演員’的導演,你覺得呢?
茱:我不同意,因為我遇過一些真的是很‘演員’的導演,有些則是讓你完全隨心所欲的導演。這兩個極端我都碰過。席德利克可以很有技巧進入一個場景中。他可以解釋你剛剛做的事,讓你在精神上經歷他所經歷的,然後再告訴你他想要的方向。有時候這種方式對我幫助不大。雖然如此,我仍記得他試著讓我理解他在想什麼,那樣很棒。

Q5 在片中你扮演羅曼杜李斯的姐姐。大家都知道他與席德利克淵源很深,你對此的感覺是?
茱:我不想太過在意這個。我希望能自然地與席德利克接近,取得一種我們都能怡然自得的方向及模式。我必須說,有一段適應期,我感覺得到席德利克也有點憂鬱,因為與新的演員合作,總是一種挑戰。
一二羅曼和我在電影中真的感覺還不錯,因為我們是姐弟關係,這段關係不只是永久性的,也是極具張力的;那是一種很特殊的愛。在席德利克的電影中,他是真的想要談關於他的生活、他的故事。所以我想,他很樂見他的兩個演員可以有這樣的關係,羅曼和我都這麼覺得。所以我們的狀況比較像是三人行,而非一個後來者介入一對搭檔中。

Q6 在這之前,你認識羅曼杜李斯嗎?對你而言,他是怎麼樣的演員?
茱:我主要都是在席德利克的電影看到他,還有《我心遺忘的節奏》。他有種「安逸之樂(joie de vivre)」與急速感並存的複雜性,他還有種現代的特質:被愛並且享受被愛,同時,也隱藏自身軟弱的一面。這些綜合起來,使他產生他獨特的人性和有深度的複雜性,而這也是我喜歡與他共事,並漸漸與他親近的原因。

Q7 那麼另一位與你對戲的演員,亞伯杜龐帝(Albert Dupontel),你覺得呢?
茱:他有自己的世界與瘋狂,也強烈希望被愛。我們只一起拍攝一小段時間,但我想我們彼此都很推崇對方,有激發一些火花。處在完全不同的世界反而能讓我們更接近想要達成的結果。

Q8 演出《巴黎愛情故事》的原因是?
茱:有一組團隊在拍攝我的城市,我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對我來說,這不只個返家的機會,也是個進入不同世界的機會。吸引我的不是我這樣那樣的演,而是知道別人怎麼做。有時,總會有令人驚奇的際遇,與導演、與演員、與團隊工作人員都是。這些際遇觸動了一個人最深處、最親密的那些部份。也可以說,親密性是最使我感興趣的部份。

Q9 你最喜歡巴黎哪一區?
茱:我想塞納河畔是我最喜歡的…不論是白天或夜晚,沿著河岸散步,燈光、河…水洵洵流經橋頭,讓人有種遠離塵囂的感覺。當然,還有新橋(Pont Neuf)!還有其他橋也與我息息相關。像是藝術橋(Pont des Arts)和瑪利橋(Pont Marie)。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