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投純真與幸福一票-自由大道〈Milk〉by 陳建嘉

(本文轉載自「看不完的城市」BLOG,
 網址:http://blog.chinatimes.com/kevincs/archive/2009/02/12/375305.html

西恩潘-06

假如像是多利莫爾在《性別異議》所說的一樣,透過相互尋覓、相互重疊且相互強化。透過激勵與煽動的複雜機制與手段,能夠回到佛洛伊德所謂的「多樣相的變態」,意指孩童尚未進入以性器官為主要性別之前,能夠擁有多重性別。那麼在電影裡面,哈維米克的競選團隊們,則抱持一種愉悅的、純真的競選政治理想,將其社會上的弱勢族群,領導而邁入社會的領導階層,這對我而言,無疑是誠懇多了,相比電影裡頭不斷出現的政客,哈維米克的存在,則顯得更彌足珍貴。

首先讓我們將畫面定格在一個畫面,哈維米克與史考特在店門口擁吻時,店門口所擺設的招牌顯示著:Now we are open,以雙關語的口氣,葛斯范桑告訴我們,這是一個專屬於純真熱情的感動故事。

這也就是葛斯范桑近年來在經歷了【大象】、【超脫末日】、【迷幻公園】之後,重新擁抱主流的【自由大道】為何可以這麼精采的緣故。相同於哈維米克,葛斯范桑也慣常於著墨弱勢團體的權利,更以徬徨的青少年為大宗,【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由是,【痞子逛沙漠】由是,【心靈捕手】更是顯例。這樣的一部電影,所最需要做到的面相,則不單單只有鋪陳其事的主線,更而甚者,葛斯范桑所進入的,是反抗運動極盛的70年代,在那個年代裡面,反抗與革命,便是夢想的實踐。

這也就不難分辨出,葛斯范桑在電影裡面所塑造的70年代印象,剪接了大量的新聞及紀錄片段落,深刻描繪了當時同性戀族群所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尤其用更直接的力道,去挑戰一個所謂的既定的、宿命的人生。誠如哈維米克在電影裡頭一開始所感慨的,目前活到40歲了,卻仍然沒有做過有意義的事情,那一瞬間我忽然覺得,這難道會是一個悲觀的故事,葛斯范桑是否會將【迷幻公園】、【超脫末日】那種極淡的氛圍,卻又沉重的宿命感,延遞到哈維米克的一生。

結果在這一個段落而言,葛斯范桑所做的,卻是一個逆轉。因為這一段,哈維米克終於可以活得更像自己。

但是【自由大道】的精采,不僅僅是因為重現了70年代的反叛復古風潮,更是藉由西恩潘精湛的演出,傳遞了一個華美的盛年,更有趣的地方是,他們所謂的對手,幾乎都僅僅出現在媒體畫面裡頭,尤其是女議員Anita,在電影裡面皆是以媒體傳播的方式出現,讓觀眾更能直接地,接收到當時社會對於同性戀的不友善,而絕非僅是一場演出。

這就是葛斯范桑的誠懇,其實【自由大道】創作熱情非常廣泛,手法卻恐怕還不如他的獨立製片【大象】、【男人的一半還是男人】。【自由大道】還是固守了一個主流路線的水平,這絕對是一部好看的佳作,當我們以懷鄉的方式懷念那個從未抵達的年代,忽然也自覺,重新感受到年輕。而西恩潘的演出更是整部電影的亮點,雖然我認為他的最佳演出還是定焦在【靈魂的重量】裡面那個善惡交纏的中年男子,【越過死亡線】的粗暴死刑犯,【他不笨,他是我爸爸】的弱智父親,但在【自由大道】裡頭,他依舊以他精湛的演技,開闊了整部電影的視野及廣度,而成為了2008年絕對不可錯過的精采傑作。

P.S. 眾家年輕帥哥們,諸如艾米里赫許【天之驕子】、【阿拉斯加之死】、詹姆斯法蘭柯【蜘蛛人】都有非常熱情的演出,絕對是影迷必看之作。

(感謝「看不完的城市」BLOG版主陳建嘉熱情提供~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