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爆米花電影院! 好文分享第三彈!
感謝「苦悶中年男的情緒出口」同意轉載,原文出處請點此

-----------------------------------

  對於《刺蝟的優雅》書迷而言,這電影應該是很令人期待的,正好有機會先睹為快,享受了一段優雅的電影時光。

  在巴黎一間高級公寓裡,住著一個對生命充滿疑問的11歲女孩,與藉著門房身份掩飾自己與眾不同愛好的中年女子,她們對於人生各自有著自己的看法,女孩看破人生的虛偽不切實際,偷偷收集母親的抗憂鬱藥丸,準備在生日時自我了斷,門房雖然愛好閱讀,卻不願讓這不符身份的嗜好曝光,於是就像刺蝟般偽裝自己,寧可孤獨過著不受干擾的日子。只是,這些真的是她們內心的真實渴望嗎?一位新來的住客不知不覺中卻改變了這一切。

  電影基本上是依照著小說而走,不過礙於電影的先天限制,許多的細節裡所當然被省略,但整體而言,該點到的通通都點到了,我的眼光當然還是鎖定Kakuro桑 (吾乃Kakuro桑控是也)與荷妮,也算徹底滿足了讀過小說以來的想像,就像親自拜訪了這一幢公寓,感受這公寓裡的人生故事。

  閱讀可以讓我們想像自由揮灑,我們可以在腦海中描繪小說裡公寓的場景,荷妮獨居而收藏著許多書籍的小天地,想像小津先生那別具風格的室內空間,假想荷妮與小津先生面對面的種種,不過這些在電影裡都會被一一呈現,相對少了想像的空間,但電影又有小說無法表現的部份,在電影裡看著小芭洛瑪一天一天塗鴉數著自己的日子,用筆描繪出荷妮在小書房中的場景,填補了我們不足的想像,也開創了另一番的視覺樂趣。

  整體而言,「刺蝟的優雅」電影應該比起小說來的容易入口,小說雖然熱賣,但畢竟還是有些人對於作者的表達方式並不適應,荷妮與芭洛瑪喃喃自語的獨白若是少了用心去體會,或許閱讀時會碰到障礙,但電影沒有這樣的困擾,畢竟要在有限的時間內講完故事,總不能帶著觀眾一起讀哲學,談藝術,對於小說有恐懼的人,不妨試試從電影開始,也許看完電影,你會迫不及待找來小說重溫這既優雅又充滿了人生哲理的故事。

  美中不足的一點,這場電影或許是贈票的試映場,有些人搞不清楚狀況就來了,開演沒多久聽到後面有人問,「他們說那一國話?」,昏倒,這位大哥讓我佩服。另一位則是電影演到一半手機狂響,他老兄不但不關機,還等了好一會兒才「接」起電話,還聊了起來,一直到大家受不了開始「噓」他,這位仁兄竟然對著電話說「我在看電影,有人叫我掛電話」,吼,竟然牽拖到別人,連看電影的禮儀都沒有,一整個不優雅,沒水準。(同一個人後來電話又響一次,靠妖,第一次被噓之後不懂得要關無聲嗎!)

  哈,我永遠無法像小津先生一樣優雅,如果是小津先生碰到這白目男,不知道會如何處理呢?好奇中。

BA貼紙.jpg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