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電影癡的分享喔!!

[文章出處:http://myblog.pchome.com.tw/_/myblog/?blog_id=geminibook&y=2006&m=09&an=20630&acn=&acn#comm]

那段青春不留白的日子《奇蹟的夏天》

電影癡想說的是,《奇蹟的夏天》是一部紀錄片沒錯,但不如這麼看它,它是台灣花蓮美崙國中足球隊今年夏天的故事,保證好看到讓你又笑又哭,感動於他們留血留汗交織出來的青春故事,就像他們說的:「獎盃不過就是獎盃,放在那裡。可是留在身上的疤,你不會忘記,可以拿來跟你的兒子女兒說,看這是爸爸踢足球來的。」是的,那傷疤,是他們榮光的記憶和可以不斷傳說的故事。

今年又正好看完世足賽,骨子裡的足球基因尚在吶喊,聽說台灣拍了一部足球紀錄片,而且這群小將可是出國比賽拿過世界分齡冠軍隊,怎能不親眼目睹一下咧?



看了很多紀錄片,老實說已不知該抱什麼樣的心情去期待,索性放空,看看導演用什麼來填滿這部片子。但令人驚喜的是,《奇蹟的夏天》非常的好看,光是片頭的動畫、剪接和配樂,就令人振奮,接下來,攝影更是讚,台灣東岸的藍麗白雲、浪濤和青春揚溢的學生們,一再教電影癡回想年輕時學生時代的青春歲月,那段無憂無慮、青春不留白、活得理直氣壯的國中生活。正是那群可愛又帥氣的花蓮美崙國中男子足球隊員,是整部紀錄片的靈魂,支撐起全片的精采和感動。

學校的老師說,當初成立球隊,是因為他出去校外捉那些蹺課的學生時,發現他們聚在一起快樂的踢足球,他和學生們約法三章,他成立足球隊讓他們可以好好踢球、名正言順的踢球,但從此要好好唸書、不可以再蹺課。就這樣,花蓮美崙國中有了專屬的足球隊。他也坦言很多學生多屬單親家庭,很多家境都很差,也沒地方住,常常流連在一個個同學家裡,足球隊讓他們有了歸屬、有了一個家與家人。

確實,從這些隊員、甚至學生跟教練、跟老師的互動過程中,你會發現,他們真的就像一家人,當帥帥的守門員聖男收到情書時,導師想拿過來看,聖男堅持不要,導師的回答竟是,她怕他回寫出來的情書丟臉,她是為他好。當然啦,最後誰也沒得逞,聖男把情書留給自己,帶著一絲靦腆的神情看完它。而全校師生也公認,踢足球的都很帥,是全校的偶像。呵呵!電影癡腦中開始彩繪日本少女漫畫的校園版,像《薔薇之戀》、像《Mars》、像《流星花園》。當然這樣的情景並沒在本片裡發生,畢竟它的重點還是放在足球上。

足球教練吳曉穎,可說是本片的精神領袖,沒有他的堅持、沒有他的帶領,怎麼會有球隊的成功,而且,他還很有幽默感,無怪乎他所帶出的這群足球小將,是這麼的認真、這麼的可愛。當他帶著球隊參加畢業前最後一場賽事「全運會」,前一天,他要大家把杯子洗乾淨,不要殘留牙膏,他要大家睡前泡牛奶喝,片中看到他打開全新一瓶克寧奶粉,口中叨叨的唸說:「這樣就很多了,你以為我很有錢啊!奶粉很貴的。」看到大胖來領奶粉,又碎碎唸:「這麼胖還吃!」換到全隊最「嬌小」的後補球員小阿雄,禁不住又唸:「三年都沒長高,喝了也沒用。」可是手中的動作沒停過。這時,電影癡心中想的是,這罐奶粉難不成是教練自掏腰包買的?他深知那群成長中的小朋友,運動量這麼大,容易餓、需要補充營養,他願意在能力範圍內幫他們多做一點。

吳教練說,他們最讓他感動的是,小孩子從來沒喊過累。電影癡小時候曾經是學校校隊,非常清楚身為運動員很重要的一個特質必須是,服從教練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要求,這樣才能創造出好成績,而教練對於運動員的影響遠遠超過其他師長和家長,不為什麼,而是基於彼此的信任、信賴,運動員知道教練對他們的要求,是為了逼出他們的最佳潛能,鍛鍊最佳實力,而教練他也必須深入了解每個運動員的個性、特質,對什麼樣的選員做出什麼樣的要求、以何種方式溝通,何時必須態度要硬、何時態度要軟,他對他們的了解也遠超於其他師長,那麼運動員怎麼可能不聽他的話呢?

聽聽美崙國中足球隊隊員說的是什麼?因為今年老教練結婚,他們想抱一個冠軍作他的賀禮。因為他連訂婚都沒能好好訂,還跑到球場上作評審,婚宴、球場來回奔波,而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拿個冠軍祝賀教練。多麼純真、又多麼認真的想法,這群球員就朝著這個努力、前進。

而教練又是怎麼看待他的球員的?他說他們都是跟家長溝通,讓孩子們可以好好練球,他都跟家長們說,要他們不妨把踢球視為升學的捷徑,如果這些小孩要讀花中、花農,他們花在功課上的心力不知比花在踢球上多多少倍。當然言下之意,他沒說的是,這樣對家長們說,等於他對他們許下了承諾,而往後在這些學生畢業前,他必須為他們的升學費心、費力,不論如何,都要把他們推到台灣國中足球的前端,這樣才能保證他們的未來。

他做到了,隊員可以選擇進花中還是花農,靠足球,讓他們有了未來。吳教練自己也很清楚,足球不能踢一輩子,他的同學能做到教練的,也不十來個,其他人還不是去做模版、扛建材、跑業務,在台灣,他一樣也看不到足球選手的未來,只是,至少,他可以帶給孩子們一些希望,生活可以有希望、有未來的前景。

在台灣,確實球類運動中,足球,是弱勢。當花蓮美崙國中男子足球隊代表台灣前去香港參加亞洲足球嘉年華會,球員們一看到符合國際規格的足球場,好似女人看到名牌貨,帶著興奮又羨慕的語氣說:「高檔貨。」

電影癡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的收尾,不知是不是電影公司有意安排,最後讓分別進入花農和花中足球隊的老隊員們在球場上短兵相接,暖身時,他們會說:「哇,看到的都是仇人。」場外上的朋友,這會兒可成了球場上的敵人。其實世足賽很多選手也是如此,同在皇家馬德里、同在兵工廠隊併肩作戰的隊友,回到國家隊裡,成了敵人,依然得表現最好的一面,踢出最好的成績。

最後,電影癡想說的是,《奇蹟的夏天》是一部紀錄片沒錯,但不如這麼看它,它是台灣花蓮美崙國中足球隊今年夏天的故事,保證好看到讓你又笑又哭,感動於他們留血留汗交織出來的青春故事,就像他們說的:「獎盃不過就是獎盃,放在那裡。可是留在身上的疤,你不會忘記,可以拿來跟你的兒子女兒說,看這是爸爸踢足球來的。」是的,那傷疤,是他們榮光的記憶和可以不斷傳說的故事。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