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幼獅編輯賴雯琪大方提供電影觀後感


精神病院甜美tone。朴贊郁,《賽伯格之戀》







     

        從三年《怪ㄎㄚ情緣》(Secretary)的超亮眼表現席捲當年獨立影展獎項開始,破碎心靈的主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怪咖情緣》還把怪遮掩在正常當中,兩人世界沒有了外人,心裡說不出口的怪渴望才稍稍能被放風,壓抑下的快感,演成了帶有濃厚S/M氣味的雙人組。到了後面一點的《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戰場再更殺去邊緣一點,男女主角沒有沖洗記憶前就不是社會精英砥柱,廢人邊緣人、無可再失去的蒼白感,使得愛裡的掙扎更是徒勞,彰顯出痛苦力度,生活活成沒有希望了卻更強烈緊抱愛情,死都要愛。愛情絕對的純粹,當年看得一掛文青拜倒其中,《王牌冤家》成為一部私密氣味的心頭好。而韓國導演朴贊郁(《原罪犯》、《李英愛之選擇》)新作《賽伯格之戀》,更把電影搬去了精神病院,讓偷竊癖的傻大個愛上認為自己是機器人的女孩,有限空間,甜美小戀曲的呈現。





 



        
        說愛情是心甘情願的拘禁的確一點都沒錯,《賽伯格之戀》以精神病院作為場景,「拘禁隔離」成為本片的重心。電影碰及非常多精神病院外頭的世界:家庭關係,老年人照養問題,精神疾病管制,不能理解所以心生恐懼於是施予隔離、眼不見為淨。一直在重演。沒有因為現代、人心有所強化或說柔軟了而改變。電影說到,某病患因為愛上了他接生的小牛,被恐懼的村民送進精神病院,即使他是人人都愛的好人。後來開脫說這是妄想症友的謊言。出自精神病人口中的妄想,卻跟所謂的真實世界如此貼近,掩飾在甜美愛情故事當中的戰慄,《賽伯格之戀》超出兩人世界怪咖類電影,呈現人類世界一整個大規模的恐懼。

 




        醫生對病人說,我也想過自殺。少女不是不想活,而是不知道怎麼活。以為自己是機器人的少女,點出死亡或是活下去,其實是皮相的狀態,所謂的正常人為何會偏斜去向了死亡的路子,精神病院的人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需要理解然後了解。但這個「只是」,多麼不容易獲得。妄想症的病人接受電擊治療減緩妄想發作,卻會有短暫忘卻記憶的副作用,所以,他編說更多的故事以取代記憶的空白。要正常,得付出代價?少女與奶奶形成相互照顧的關係相伴不孤單活下去,最困難的時候,被拆散兩地過活,可以用以抵抗的,可能就是幽默以及奇想。少女說,我是機械電器,爲什麼沒有「使用說明書」?人類生存的目的一語,消散在奶奶未竟話語的尾端。奶奶的人生是奶奶的,而少女可以有自己的選擇,無法規格化的人心,一百個人一百種可能。在不斷的說的時候,自己的故事,就會慢慢成型了。然後有人接近來聽,新的故事就開始了。




雯琪部落格連結
http://blog.roodo.com/ladyjules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