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Q&A PART2】

Q8:這是你與羅曼杜李斯第九度合作的第六部電影。這次他的角色完全不同於《西班牙公寓》與《俄羅斯娃娃》中的那個角色…
導:很清楚地,我們企圖讓羅曼脫離塞維爾(《西班牙公寓》男主角)。不過,其實這只是羅曼和我為了向自己證明:不用提到塞維爾,我們倆還是可以湊在一起拍片。但現在倒是有另一個困難:沒有羅曼我很難工作。
一二在拍攝《巴黎愛情故事》時,因為這是一個全新的故事,我們不用像在拍《俄》時一樣,要去找出那個接續性。不過這對羅曼來說也不是太困難的事。因為羅曼已與世界各地許多不同的導演學到不少東西。
一二這次在拍攝期間,我們倆跟過去還是不太一樣,不像往常那麼密切了。拍攝《西》與《俄》時,我們很輕鬆,但現在則感到壓力與緊張。這壓力是因為我們必須去創 造出更嚴肅的東西。羅曼的角色生了重病,我們不能把時間花在開玩笑上;這算是出於對皮耶(本片男主角)及其痛苦的一種尊重。

Q9:片中有一段倒敘,在其中我們看到杜李斯在紅磨坊跳了舞。這有讓你感到驚艷嗎?
導:哈,是,有!可能我跟他一起拍了六部電影了,但每一次!每一次他都讓我很驚訝。這真是很奇怪。那天算是影片裡的一段高潮之處,尤其是因為那天就是羅曼拍攝的最後一天。所以那真的不算是尋常時刻。
一二看他那樣跳舞其實有點心神不寧,因為他是如此輕易地融入那個狀態、那個角色、那個舞蹈中。他是微不足道又可悲的舞者,到處找工作;但同時他又是個優雅的紅 磨坊舞者。我喜歡羅曼處理皮耶的這兩面向的方式。當你拍一部關於巴黎的電影,你要談的是紅磨坊,而且其中一個主要角色是那裡的舞者,你就必須接受這一點。 在那樣的層次上,這就完全不是陳腔濫調,而有了象徵的意義。如果這想法在電影裡行得通,如果這不會太過時粗糙,那這就是來自於羅曼那純粹的優雅。

Q10:你的手法以有趣著稱,在《巴黎愛情故事》也是如此嗎?
導:嗯,跟之前一樣,都是充滿趣味的。很開心,對我來說相當愉快!這種愉快直接就來自於工作本身,也就是來自於工作的努力與疲累。這種感覺很好!
一二我從沒有過如此穩固的工作團隊陣容!每天早上我們總是很開心看到對方。至少我是這樣。有個真的值得開心的事正在進行;同時,這也不是舞會,因為有非常多工作、非常多的侷限、非常嚴肅的狀況有待處理。最後,嚴肅與愉快混合後,出現很好的結果!
一二就像我的攝影指導與我交情很好,我們都很清楚自己有工作在身,不過我們也都覺得彼此以赤子之心相待,什麼都能攤開來說!在我們成熟專業的部分,與本質裡孩子氣的部份,兩者不大一致。但那又何妨,我們都很熱衷於別讓自己太過嚴肅!

Q11:你與茱麗葉畢諾許認識時,是在拍攝《壞痞子》的時候,你那時是做技工的。現在她演出《巴黎愛情故事》,而你已是知名導演了,你會回想這一路走來的歷程嗎?
導:我試著不要想太多。這麼說好了,一直去想自己在階級上的爬升,只會讓自己昏了頭,而我並不想要那樣。我喜歡出其不意,因為出其不意導致的昏頭轉向,我比較喜歡。

Q12:這對一個喜歡觀察自己個性的人來說,並不容易。
導:這是真的。當我25歲時我是個技工,我只能夢想當導演。我常想說有一天也許我能拍電影。而現在,我不只在拍電影,而且還是跟一群超棒的人一起拍!我深 深地感受到這一點!不過我喜歡現在的原因,不是作為一個知名導演所能擁有的優勢,而是更能在工作時,充分感受到樂於從事這份工作的喜悅。能跟茱麗葉畢諾許 和羅曼杜李斯一起工作,可是莫大的特權!這跟喀藥一樣high,而且是合法的!

Q13:你最喜歡巴黎哪一區?
導:我倒希望沒有這麼一個區域。巴黎最棒的地方就是,你可以在這個地方失了神,這正是我愛巴黎的原因,有這麼多不同的區域,並且永遠都是這樣。
一二不過我與塞納河的碼頭一帶倒是淵源頗深。我發現自己在人生中的重要時刻,總會在那裡散步,也許我是需要去那裡感受一下巴黎這城市的精神。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