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公寓》《俄羅斯娃娃》...
一二羅曼與導演已是默契十足的搭檔了~ 這次會擦出什麼火花,令人期待!)

【導演Q&A PART1】

Q1 《巴黎愛情故事》的拍攝動機是?
導:這幾年我在許多地方拍片,在倫敦、聖彼得堡、巴塞隆納等,有點想家了。而且其實,我的電影裡一直都有巴黎,像《小毛頭》《尋找一隻貓》《可能》,只是都沒有直接帶到,現在也差不多可以試著直接點。

Q2 這部片可以算是回應我們偶爾對巴黎的負面觀點嗎?
導:巴黎跟巴黎人確實名聲不大好,他們常被看作是做作高傲、自以為是的布爾喬亞中產階級,而這一切都是天生的。老實說,這樣的看法其來有自。巴黎人有種「不可能幸福」的想法;不過這同時也是法國人的普遍傾向。你看多少作家,像Céline、Léo Malet、Tardi所創造的巴黎人,全都既不幸又陰鬱,而且還很冷靜、高傲。
一二但,這樣的巴黎還是有好的一面。巴黎是個憂鬱的城市,不過很奇妙地,這種憂鬱是攸關生存的憂鬱,而不是自我放棄的憂鬱。巴黎歷史中最偉大的時刻,如1789年法國大革命、巴黎公社、巴士底監獄大解放,就是巴黎以一種健康的憤怒向世人怒吼。
一二我也經常聽到有人說,巴黎已經是個死城。不會再有活力注入了。我不這麼認為,自從輸給倫敦,沒能成為下次奧運舉辦城市後,許多對巴黎的批評指教出現,例如巴黎不夠酷、沒有「首都」的樣子。對這些看法,我想,從巴黎作為一個永恆之城、從一個歷史洪流的角度來看,現在的巴黎也許正處在一個比我們想像中還要平凡的年代。我甚至想過要把這部電影取名為「永恆之城的一日風景」。

Q3:巴黎已經被拍攝很多次了,你覺得你現在做這件事容易?還是困難?
導:Willy Ronis、Robert Doisneau、Cartier-Bresson、Depardon和William Klein,這些攝影師每拍一次巴黎,都拍得比前一次好。電影裡有所謂的「技巧」的層面,相同動作的重覆就會帶出點不一樣,這一點點的不一樣就是巴黎永不枯竭之所在!所以我不用榨乾我自己,而我想這是因為我拍了很多的巴黎,每次都總是只專注在如何做這件事上。

Q4:你在《尋找一隻貓》時,用解構的手法拍攝巴黎;而現在,你用建構的方式拍攝…
導:這部片裡有句台詞:「城市變得比人心還快!老巴黎不復在了。」這是啟發我寫這個劇本的起點之一。
一二當我拍《尋找一隻貓》時,我拍的是巴士底區的革新,這種革新並非來自於我當時拍攝「舊巴黎」的毀滅所引起的懷舊鄉愁。當然,我的企圖不是要譴責或宣揚一個更新、更摩登時髦、或是很「布爾喬亞」的巴黎。我只是試著去呈現,這兩種狀態並不必然相互反抗,兩者並存是可能的。正是兩者並列成就了這城市的豐富。電影裡的另一句台詞:「一個古老的城市,不是透過比較它的過往與現在來定位它自己。」現今的巴黎,不是羅浮宮,也不是布隆利藝術博物館(Quai Branly museum),它是兩者的接著點。我喜歡這個接著點,事實上巴黎就是它的自身歷史與它的前瞻,兩者之間的連結。
一二像現在的瑪黑區(Marais)就是個綜合體,17世紀的經典建築排排站,裡面有著各式各樣的人們;同志與猶太人成了鄰居、也有時尚的設計師與精品商店、還有些中國人…。不管這樣的混合是不是衝突的,它就是新舊並列並存,而這也正是巴黎活力的來源。這些各個不同的小區塊相互交織成了巴黎這塊美麗的大織布。

Q5:給《巴黎愛情故事》做個小總結
導:這是一個重病的巴黎男人面對死亡的故事。他的處境使他以一種不同的方式,重新去看待與他相遇的人。想像一下,死亡為他的、其他人的、甚至整個城市的生命帶來了意義。
一二就像地鐵地圖,巴黎是一個相互貫連的網絡。要想創造出一幅巴黎的圖像,要能夠往四面八方而去,只有直線是行不通的。你必須要尊重這個城市的複雜性。並且,正是這個零碎不完整的形狀,帶出了巴黎活力增生的一面。

Q6:談談《巴黎愛情故事》裡的角色們。
導:這部片子有許多不一樣的人生活在不一樣的世界,這些世界沒有關聯,其中的社會階級是完全分開來的,不過,也有同一群的朋友。裡面也有許多對兄弟姐妹,像是茱麗葉畢諾許與羅曼杜李斯這對姊弟,姐姐是社會工作者,弟弟是身體出狀況的紅磨坊舞者。還有一對住在16區的姐妹,從事時尚相關行業,在巴黎過的很自在。還有一對兄弟,其中一個是建築師,另一個是大學歷史系教授。
一二裡面還有其他群人,像是市場小販那樣的人。也有孤立的個體,像獨自守著麵包店的老板娘,不顧一切地想僱用年輕人。還有跨越北非來到巴黎的黑人、跟愛上教授的年輕女學生。我試著呈現出:一個充滿比較與隔閡的地方,只會更加複雜。
一二通常,一部電影講一個旅程中的一段故事。不過在這裡,我們跟著許多個體,也因此有許多條路。在這裡,一個個體的旅程創造了共鳴的情感。而透過電影的剪輯,對一個角色的問題的解決,同時也滿足了其中的某些他人。確實,這部片的本質就是複雜的,從劇本的概念開始就是這樣:要如何將這些不完整的片段串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Q7:在《巴黎愛情故事》中有許多你從未接觸過的演員,像是茱麗葉畢諾許…這對你來說不大常見…
導:在我的電影中,總會有常見的熟面孔出現,像是羅曼杜李斯;同樣也會有新的演員。我其實喜歡在每部片中發現新鮮面孔。
一二我很清楚在這部片中,我必須展現出與以往作品的差異。所以這次多了許多未曾合作過的演員,而且是知名的演員。
一二當我決定將我的電影取名為PARIS(巴黎)時,我知道我必須做一些‘像’這個城市的東西;也就是說,某種既是普通尋常,卻也不尋常、帶有特殊意涵的東西。就像是越過塞納河、經過艾菲爾鐵塔,這對巴黎人來說,是日常生活中的景色沒錯,但不論重複幾次,都還是很特殊的經驗。這一點,也是我必須呈現出來的。
一二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演員。他們在電影裡必須是默默無名的一般人,這樣才能成就電影。與羅曼杜李斯、茱麗葉畢諾許這樣的明星演員合作,這經驗本身就極為特殊又令人驚嘆。

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一二(待續...)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