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買神話《貧民百萬富翁》

by 台北印度音樂文化中心  創辦人吳德朗(文章出處:http://blog.roodo.com/india_portal
 
  《貧民百萬富翁》 改編自轟動世界文壇《Q&A》,拍成電影後得獎連連,除了美國國家影評會評為2008年最佳影片,近日又勇奪奧斯卡勇奪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攝影、最佳音效、最佳電影歌曲、最佳電影配樂….等共八大獎,使世人對印度、對孟買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評價,就竟這部電影有何等魅力?他和原作及其他所印象中的”寶萊塢電影”又有何異同?令人好奇。


  《貧民百萬富翁》立刻令人想起1994年勞伯瑞夫(Robert Redford)《益智遊戲Quiz Show》這部電影。但兩片的社會文化背景不同,益智遊戲是揭發媒體,將答案先給特定人士,為炒作提高收視率,媒體大亨及廠商製作人,沆洩一氣共犯結構真相。《貧民百萬富翁》是電視台推出“誰想成為百萬富翁”的電視益智遊戲為主軸,天馬行空,包羅萬象的提問,居然給一個來自孟買貧民窟《傑默》(Jamal)逐一過關斬將,全部答對。這些問題分別為:印度1973年電影《Zan Jeer》的男主角、左輪槍的發明人, 真理能戰勝一切的印度國旗、印度教《拉摩》神的弓劍(傑默是穆斯林)、《JMirabi》詩歌、英國劍橋商圈在那?本世紀歷史得分最多的板球手《Jack Hobbs》、百元美鈔上的美國總統人相、19世紀大仲馬的《三劍客》故事…..令電視台無法相信,來自低階的《傑默》、沒有上大學,只是電話推銷員,他何德何能可以有此知識及能力。主辦單位主觀的認為其中必有詐,在只剩最後階段,眼看《傑默》將比預期還早得到大獎2000萬盧布使原本預計要八個月才能產生冠軍的主辦單位,將會有破產之慮,因此,請求員警單位介入,但始終得不到作弊的線索,再於以刑求,仍然不得其法,原來《傑默》每一個答案的背後,正好是他悲慘冷酷現實故事,息息相關。這不幸的經歷,成為他能異於常人,得以答對益智遊戲題目的助力。這不可思議的巧合故然非常戲劇化,不也符合印度人的超凡的想像力?也是原作及電影劇本能引人入勝的基石。

  當然光有故事是不夠的,而是電影中揭發孟買貧民窟悲慘世界的真相,宗教的衝突、電視節目主持人在幕前的歡聲雷動、幕後不斷熱潮冷諷 《傑默》,充份反映印度階級歧視。真相還包括人性中愛的光輝,兄弟之間的愛恨情仇,青梅竹馬《拉蒂卡Latika》永志不渝的愛。
《傑默》共答對了十二道問題,11個都是他刻苦銘心的歷程,是他的宿命,最後一題《三劍客》的故事答案,則是電視節目主持人,陰錯陽差使壞的結果。在不分宗教信仰、族群、階級萬眾囑目下,得到世人無法企的大獎。這一刻印度人不論貧富、階級,全都得到解放!

  第一個故事《傑默》為能獲得大明星簽名,《傑默》異想天開的跳進糞池,瘋狂的嚇走人群,高舉著明星照片,取得大明星簽名,令人拍案叫絕。這張用性命獲得簽名,居然給他哥哥轉售,已預告這患難兄弟不同命運。

  片中不斷以特寫來捕捉一道道問答題,大量的逆光,似乎是導演要表達貧民窟的人處在黑暗角落,對光明的渴望,逆境中永不放棄的希望。

  《Q&A》是印度外交官《Vikas Swarup》的處女作品,一嗚驚人,原文中的猜題幾乎都不同,但不影響原作精神。但原作中男主角代表印度教、穆斯林、基督教的名字《羅摩 穆罕默德  湯瑪士》改為《傑默》,原名有宗教合協和反諷的意義,略表示遺憾。

  這部電影由於片名中《Slumdog Millionaire》的Slumdog意指貧民窟的狗,妖魔化印度,傷了孟買貧民窟和印度人的感情,在印度鬧得沸沸揚揚,還告到法院,要求改名。如今又奪得奧斯卡大獎,賣座一路長紅,印度人是最務實的民族,過去很多爭議性的電影《性愛寶典Kama shutra》、《火 Fire》、《禍水Water》得到國際肯定後歡喜落幕。

  印度電影工業世界第一,每年推出800部電影,數量超越好萊塢。如過江之卿電影不泛好片。這次拿到最佳歌曲的《A. R. Rahman》原創配樂、最佳原創歌曲,比這些還要捧的,比比皆事。唯獨本片獲得奧斯卡等大獎,這和英文原作《Q and A》的暢銷書,功不可末,英國導演丹尼•鮑伊對印度文化的流暢深耕、放棄寶萊塢電影過度載歌載舞喬段,充份掌握西方電影節奏和懸案旨趣精髓,英文對白的優勢,充份滿足西方人孟買貧民窟的好奇,福斯公司《Fox Searchlight 》發片,優秀的演員,特別是童星,相信是致勝關鍵。

  一場以本土為題材《海角七號》,相對一部具有普世價值,融合四海《貧民百萬富翁》國際視野令人無限感慨。韋伯的歌劇魅影,獲獎無數,在全世界上百城市巡演,賺進千億台幣,文化創業價值具有無限的可能。誠如李家同教授說:[台灣不能再陷入高科技的迷思]。更要跳出”本土化”的泥淖。

  歷經孟買走過2008年11月的恐怖事件,不可諱言,印度旅遊業的確受到影響。如今《貧民百萬富翁》轟動世界小說《項塔蘭 Shantaram》也是以孟買貧民窟眞人事實為背景,《項塔蘭 》也將於今年開拍。澳洲樂壇天后《Kylie Minogue 》亦前進孟買,拍寶萊塢電影新片《Blue》。孟買是十里洋場的大都會,是印度金融中心、印度寶萊塢電影時尚之都,上千萬的人口,貧民窟成為大孟買的副產品,在經濟上也產生共生關係。事實 上孟買貧民窟更新,從未停止;但似乎永遠趕不上從全印度各地擁入的流民。

  孟買正是”狄更斯”《雙城記》後現代版,近百萬人的貧民窟 (Dharavi)就在孟買世貿中心,光鮮亮麗上班族和光怪陸離的苦行儈,倘佯同一街頭,穿過傳統香料市場就是摩登超市百貨,是有錢人很多,窮人也很多的地方,每天光明和黑暗交錯上演,每天有演不完的《孤雛淚》 (Oliver是狄更斯改編的電影)。克林伊斯威特(Clinton Eastwood)早期成名電影《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正是孟買寫照。

  孟買無盡的魅力透過小說,電影,舉世動見觀瞻。如今孟買《貧民百萬富翁》一夕成名,貧民窟殘破不堪的貧民,跳脫種姓的宿命,幻化成普羅大眾的夢想。一度受創的孟買旅遊,逐漸的回春了,正應驗了藝術文化產業才是王道。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