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4.jpg

Q12:全片是怎麼拍的?

  我們在羅馬尼亞拍了大约三個星期。片中有關俄國的場景,幾乎都是我們自己搭建的,因為想在俄國拍這些鏡頭很困難。不過,因為我們需要莫斯科市區還有紅場的某些鏡頭,所以我們還是在莫斯科拍了兩天。我們在莫斯科拍片的時候發生了點事,使得《交響人生》能順利拍完更加難得,那就是:雖然我們半年前就提出申請,但是到了開拍前一天,都還沒取得許可。神奇地,還好有在片中飾演安德烈的阿力克斯.哥斯考夫(Alexeï Guskov)介入疏通,我們才靠自己取得了紅場拍片許可。這實在值得一提。我們高興得開懷暢笑,把自己當成是拍詹姆士・龐德電影的劇組!

Q13:巴黎方面呢?

  《交響人生》是我第一部真正在巴黎拍的劇情片,我們總共在巴黎拍了八個星期。我必須說夏德雷劇院——從管理階層到舞台工作人員——都很熱情地接待我們,我們對他們非常感激。我真的很希望《交響人生》能夠表現出我們對夏德雷劇院的致敬之意,我也希望觀眾能重新發現這個不可思議的地方。

Q14:音樂會那場戲本身技藝精湛得令人印象深刻。你是怎麼準備的?

  拍這場戲以前,我做了半年的惡夢!我真的超怕這個階段,因為《交響人生》就是以這場音樂會作為結束,勢必會在觀眾心中留下印象:我一定得拍得恰如其分。至於我從來都沒拍過古典音樂會場景,那就更甭提了。我先從觀賞每一部有關音樂的電影、音樂會的DVD開始看起,不管是古典的、還是搖滾......等等。我學了好多東西:音樂的「語言」和每樣樂器的重要性,哪個時候該拍哪個鏡頭,用哪種方式拍才能表現出最具效果的戲劇張力。最大的挑戰在於得設法讓這場音樂會變得更壯觀、更現代,而非光忠實呈現而已,但同時又得忠於劇情,忠於劇中人物,不能表現得太過火。於是我們就跟音樂顧問一起研究,這樣演員扮演起音樂家來可信度才高。一個鏡頭一個鏡頭拍,做好連戲剪輯的準備。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大堆板子,板子上註明每個演員所扮演的角色,一小節一小節仔細對照。真正開拍的時候,是以三台攝影機同時拍攝,每一台都各自負責拍攝某個音樂家或某個部份:最困難的地方是我們只有四天的時間可以拍,還有就是我們得盡我們所能地安撫演員,他們跟我們一樣緊張。最後,我還得考慮到在剪輯的時候,將安德烈回想的片段插到片子裡面,時間必須抓得非常精準,同時還得將音樂氛圍考慮進去。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