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觀後感,FROM 成英姝(原文出處請點此,感謝提供轉載)

當初看「惡人」的小說,初翻老實說有抗拒,這個故事讓人好痛苦,但是因為喜歡吉田修一,勉力看完,好心碎,難以平復。

惡人劇照01-妻夫木聰與深津繪里

電影版有一點不太一樣,男主角祐一的心境較不那麼深刻,也抹去了原著的那種類似殉道的色彩,但依舊很動人

佳乃的父親還有祐一的外婆表現得真精彩!拍拍手

我本來就很喜歡深津惠理,她果然也沒令我失望

電影版想表達的東西比原著要寬,我的意思是,原著凸顯了主角祐一的特殊性(當然原著每個角色的設計共同鋪陳了作者想呈現的主題全景,這本來就是優秀的作者對結構的成熟掌握),但電影的企圖心是轉移到能跟觀眾更共鳴的層面

我曾寫過關於吉田修一較完整的作品解析,重貼在此

這裡只摘錄談論「惡人」的部分

《惡人》是一個讓人感到痛心的故事,心碎不足以形容,看完以後心情很難平復。

主角清水祐一是吉田修一小說的典型人物,典型到我感覺吉田所有的男主角都是從同一個原型延伸出來的(可能是有藍本人物,也說不定是作者自己吧!)。祐一的工作仍是土木工人,沉默寡言,只對車子有強烈的嗜好,既不是出於愛,甚至壓根就沒有管對方真正的想法,一廂情願要帶給按摩女隨便說出口的她所希望的生活的做法與〈flowers〉裡硬是要包養他認為身世堪憐的酒店小姐,著迷於裝潢房屋的莫名奇妙嗜好的岳志異曲同工。

身分卑微,相對於那些看似華美的人物而言幾乎沒有存在感地活著,即使是看起來愛護他的人,也只是當作工具一般使用。祐一認識了光代,「以這天晚上為界,他覺得自己現在寂寞得不得了。祐一心想,或許就是切望有誰來聆聽自己說話的心情。在過去,他從來沒有什麼話想傳達給誰,可是現在的他有。他想要邂逅能夠聆聽他傾訴的什麼人。」祐一發現自己被追緝後來找光代,「要是我再早點遇到妳就好了,要是早點遇到妳,就不會變成這樣了。」祐一說。佳乃被增尾丟在黑暗的荒山,祐一想要加以援助時,佳乃說要告訴警察是祐一綁架她,把她帶到山裡強暴。「誰會相信你?誰會相信你這種人的話?」佳乃對祐一說。凡此種種場景,無論是祐一的寂寞和驚慌,都令人感到難以釋懷的心痛。

祐一說:「我什麼都沒做!」面對佳乃,面對把自己拋棄的母親,祐一只知道自己什麼都沒做,為何什麼都沒做,卻被憎惡跟拋棄呢?

無辜的人受了懲罰,好像就認為自己本就是罪人,祐一替自己所受的懲罰找了一個罪,祐一殺了佳乃。

《惡人》證明了我先前說的,吉田修一試圖表現受傷害者也是施加傷害人者的一體兩面,是受傷害人的人痛苦,還是傷害人的人痛苦?在《惡人》裡對他人痛苦絲毫沒有感覺的增尾,才算是惡人吧!然而祐一承擔了「惡人」的身分,如果讓他一個人背負傷害人的角色,那麼那些被傷害者同時存在的施加傷害者的身分就會消失,這是一種犧牲。

被母親所拋棄的祐一,是受害人,但是當他看見母親哭泣,便從母親身上擔走了「惡人」的角色,為了保護光代,背負了欺騙誘拐光代的「惡人」的角色,但就像基督擔走了人的罪,世人便乾淨無罪了嗎?根本沒有這回事。死去的佳乃、祐一的母親、嘲笑佳乃父親的增尾,認為自己跟祐一從此沒有關係的光代,就都是無辜的了嗎?我感到悽涼哀痛。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不當惡人誰當惡人?

祐一原諒了母親,所以擔走了母親的罪疚,然而祐一所受的傷害根本就不會因此復原啊!如果寬恕就能讓傷害痊癒,祐一又怎麼會變成任由佳乃踐踏的人,而殺死了佳乃?

母親也好,佳乃也好,增尾也好,光代也好,從惡人的罪名掙脫,並不代表他們得到了救贖。祐一的犧牲與神的犧牲一樣根本就沒有讓人得到救贖,但是祐一的犧牲不到神的等級,祐一的犧牲像是一種獻祭。

(再次感謝成英姝提供轉載原文出處請點此

    全站熱搜

    山水國際娛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